搜索
915965629
快捷导航

游记 | 入埃及记

[复制链接]
作者: guangh 发表于 2018-08-17 10: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从重庆回遵义的公路上,百无聊赖之际一个人在汽车后座往回看,沿边的风景不断后退的画面让我想起了在撒哈拉沙漠冲沙的那天,亦是这样的午后,剧烈抖动的阳光里膨胀的是红海咸湿的味道。年初的时候和发小和家人去埃及旅游,当时一路走一路写着游记,但一直没有修改,这样一拖竟然又是半年过去了。时间呼啦啦地飞,诚然有种怅然若失的失落。失眠夜,凌晨两点从床上爬起来,找出了备忘录里记录的片段进行摘取,“还是做一份总结吧,”我是这样想的。
  撒哈拉沙漠
  (从光盘里倒来倒去 画质有点太渣了...)
  因为三毛的小说,我对撒哈拉一直抱有美好的幻想,尽管没有去成摩洛哥,但在埃及也算是满足了一个心愿了。从赫尔格达的酒店出发,在经历了好几个跌宕起伏的沙坑之后,到达了较平稳的一处。下车后徒步登上一座较高的沙丘,细软的沙从脚掌下飞速流过,迅捷的缠绵。往下眺望时可以漫天黄土间稀疏的矮小植被,以及一群正在往沙漠更深处驶去的车队。再度出发,前去拜访了沙漠里的贝都因民族,在部落里吃过晚饭后已是傍晚,我爬到卡车车顶,看到太阳在沙丘的一端一点点下沉,溢出橘红色的光,灿若霓裳。一条长长骆驼的队伍不知朝什么方向前行,夕阳下只有他们黑魆魆的剪影。返程的路途暮色四合,唯独漫天零碎的星,在无穷尽得黑暗里用力得发着光。
  "沙是这世间最无依无靠的存在,但沙漠收纳他们,把它们一并揽入怀抱。" 打字打到这里的时候,我好像又听到了悠悠的驼铃声,还有养驼人吟唱的阿拉伯民歌。


  赫尔格达
  赫尔格达是红海沿岸的一座城市。<<圣经·出埃及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摩西率领以色列人逃离埃及时,面对前方有红海阻挠,后方有法老追兵的困境下,他用权杖将红海一分为二,露出一条路,让大家安全地逃离。对于不是教徒的我们,这样的故事只是听过且过。但这片通过苏伊士运河与地中海连接的狭长海域,对于高中时候经常在地理科目简答题里分析其气候啊区位条件啊的文科生来说,也算是有种旧相识的味道,毕竟这些以前只出现在课本和地图上的名字,真实地在自己眼前延展开来的时候,无论如何还是会觉得挺奇妙的。下榻Stella hotel,酒店装潢算得上华丽,餐厅自助餐种类丰富,并坐拥一片私人海域。可能是因为亚洲人不多,埃及当地人对我们特别友好,一路收到了很多温柔地帮助和毫不吝啬的夸赞,有时候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我和秋韵说着拙劣的韩语日语装作不是中国人的样子以此减少有些突如其来的热情,哈哈。






  第二天出海,我们躺在甲板上的垫子上,把腿挂在护栏上舒展,贪婪着这份慵懒。海上渔船在阳光下带有毛茸茸的光晕,无依无靠地飘荡着,静谧地如同默片。昏昏欲睡的午后,我耷拉着眼看见有几只海豚越起,在海天衔接一线的地方。打了个哈欠,看到船上插着的埃及国旗迎风飘扬,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卢克索


  从赫尔格达出发前往卢克索的路上,经过一个以种植甘蔗为生的小城镇。导游说,这是一座没有工业,只有农业的城市。因为气候炎热,所以人们通常早上五点就开始工作,下午早早结束回家。在客车上看着沿途破败的街景,沿河凌乱分布的平房,漫街的黄沙和垃圾交错,我甚至觉得这座城市还不如很多贵州的农村显得发达。穿长袍的老者随性坐在街头交谈,黝黑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锃亮,不时停顿下来,嘬一口水烟,吐出的雾气在空气里久久不能消散。




  位于卢克索北部的卡尔纳克神庙是埃及古迹中规模最大,保存得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拥有134根巨型石柱与20余座庙宇,通过斯芬克斯大道与卢克索神庙相接。埃及是万神之国,他们的神话也和他们的宗教交错,据说卢克索神庙就是太阳神阿蒙神与妻子每年团聚一次的地方。神庙是很有意思,但我因为没有做足功课,对于这些背后的故事也还是一知半解,时至今日已经没什么太大的印象了。


  他看了一眼又一眼
  沉默不语
  Luxor
  倒是之后坐马车环了小半个卢克索城来得更有趣。下车后拍了张穿车夫起身赶马的照片,背景就是卢克索神庙,天很蓝。
  开罗博物馆


  颠簸七八个小时,从赫尔格达前往开罗。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也是埃及最大的城市,开罗却早已失掉古时候繁盛的模样,正坐城市浸在破败的土黄色调里,更是充斥着颓唐的味道。幸而有开罗博物馆,保存着一个前世的埃及。博物馆除了一块罗赛塔石碑是拓本,其余全为真品,且藏量惊人,是世界上很多博物馆无法比拟的。向来没有艺术方面造诣的我,在见到这些巧夺天工的艺术品时,也只能惊叹于古埃及人的超高技艺。不过比较令我在意的一点是,很多千年的文物被没有任何保护的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能够被游客很轻易的触摸到,不过现在新的博物馆马上要投入使用,但愿当地政府能在文物保护方面上点心吧。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购买了木乃伊陈列馆的门票,进馆的时候还是有一些紧张,毕竟木乃伊也算是童年阴影的一部分了。但隔着玻璃柜,看到他们就这么真实地展现在面前的时候,内心却是无比平静。法老们面容安宁,嘴巴微张,头发牙齿依旧完整,绷带缠满了他们身体的每一寸裸露,时间好像真的就在他们身上静止住了。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以此希冀法老复活,充满崇敬与虔诚,千年以后,仍令闻者动容。
  阿里清真寺




  开罗旧城制高点有一座土耳其建筑风格的阿默清真寺,乳白色赋予其一种不同于其他寺庙素雅。去到那里的时候正好碰上伊斯兰教徒一日之中礼拜的一次,古兰诵经回响在大堂,声色低沉,好像从远古时代传来。看见阳光穿过琉璃穿入室内,干净利落,澄澈透亮。在清真寺俯瞰整座城市,有种时间交错重叠的错觉。
  哈里里市场
  虽说是当地最大的手工艺品市场,也着实让人有些失望,陈列的工艺品据说大多是义乌制造,失掉本土内核的物品充其量也只是商品罢了,不再有它本身该有的意义。






  倒是被一位拾荒老者吸引,在几个当地邀请我们合照时,老人在我面前比了一个耶的手势,并冲我咧开一个灿烂的笑颜。可惜当时没有来得及按下相机快门,成为我旅途最大的遗憾之一。坐在市场门口的咖啡店和领队导游聊天消磨时间,听到开罗水烟的价格时候顺便吐槽一下上海的物价,碍于妈妈们在身边也不敢尝试嘬一口。(此处呲牙笑表情)。
  金字塔


  金字塔铭文记载着这样的句子:天空把自己的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可以去到天上,犹如安拉的眼睛一样。不管之间听过故事,看过多少图片,站在金字塔面前时,内心依旧被深深触动着。阳光给石块镀上金边,又铺天盖地地倾倒在这块神奇的土地。抚摸巨石粗糙的纹理,里面沾满的是千年历史的尘埃,石块上每一条脉络,都曾浸满奴隶的汗水,脚下的每一片土地,都有曾经的尸体。金字塔是不朽,是宇宙洪荒里漫长的美,是穹顶之下埃及人刻下的永恒荣光,却也是千年前一位黑皮肤少年眉宇间的倏然,他的悲喜,都藏在了宇宙背后。
  每个法老在世时便会开始修筑金字塔,作为自己轮回往生时肉体的栖息所,并凭借诅咒保护这个墓穴。可能是因为宗教的关系,在我看来,埃及人始终秉持着一种向死而生的生命观,即是在活着的时候,便开始为转生做准备。或许是这块土地被注入的信念太过强大了吧,也让我敦促内心,万万不可打扰到这里的安宁。古埃及言语说,人们敬畏时间,时间敬畏金字塔。仓促看过狮身人面像,离开时候夕阳正缓缓沉入金字塔丛中,气氛凝重。沉睡的法老在梦中呓语:异乡人,时间已到,你该离开了。




  遇上了一群很有趣的人:深谙中国套路当地导游,一副老油条腔调却招人喜欢;一开始觉得不靠谱有点凶的领队,熟络之后发现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哥哥,每天和我们挖八卦挖得也是乐在其中;教艺术的教授夫妇与他们学艺术女儿,一家三口身上都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来自广州的一大家子,其中的爷爷还邀请我们返程回广州时候,请我们吃最正宗的粤菜;听他讲观看天葬经历的大伯,回来之后才知道他是一名老戏骨级别的著名演员;看着很年轻却已都是为人父的兄弟组合,无时无刻都把宇宙能量,星座神学这样的词挂在嘴边,还用塔罗牌替我们算命,也算是困乏的客车行程里的乐子之一。


  Cairo
  摘下怀念
  记住美妙
  和发小认识的第21个年头,虽然小时候家里就会经常一起带着出去玩,但这一次却是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得最远的一趟。旅行中,有人问我我们的关系,我还没来得及张口,转转说,:“我们不是你朋友哈。我们是你家人。”很幸福,好朋友大概就是这样,让人心安的存在吧。
  一不小心又通了个宵,只能天亮说晚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攻略推荐

更多+

热门帖子

关注我们:携手去

官方微信

APP下载

全国服务QQ:

915965629

运营:携手团队    粤ICP备18013330

2017-2018 © 免责:本站图文及图片信息均来自互联网,携手网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本网站不做任何法律承担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网站活动后续事项由活动发起人自行安排并负责,本站仅提供信息展示平台,不对活动的真实性、安全性及可能会产生的用户纠纷负责。请在参加活动前与发起人核实相关情况,注意人身与财产安全。